《见习秘书》
第32节

作者: 不平别雨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终于杜伟国的兴致被这个电话搅得停了下来,碍于身边的女人,他不好发作,只得在心里暗骂道:“什么人,真他妈的会挑时间!”
  他走上岸边,从椅子上拿起电话一看,原来是自己的秘书顾长林的,于是不高兴道:“什么事这么晚打过来?
  顾长林听了杜伟国的口气,立马意识到自己惹了领导不高兴,本来想冲口而出的话生生的被噎了回去:“是,是.....”就在他犹豫是否要告诉他时,杜伟国开口了,不怒而威:"有什么话就直说!"

  我听华丰的朋友说:"薛进在看守所里突发心脏病,被送进医院!"
  杜伟国听了,一楞,大凡这时谁在他面前提薛进这两字,都让他十分敏感,别说这个关乎他个人安危的大事了.于是心里一紧,从喉咙里滚出两字:"确定?"
  "消息可靠!"顾长林答道.
  杜伟国沉呤了一会儿,吩咐道:"你继续盯着,有什么进展马上告诉我!"
  "明白."
  杜伟国挂了电话,没有立即下池,而是在池边来来回回走了两圈,虽说秘书顾长林的电话扰了自己和心爱人的雅兴,但是他抛出的话对于自己来讲是个十分重要的信息.就在他对这件事情无计可施,只能观望,祈求老天开眼的时候,薛进"突发心脏病",绝对不是一件坏事情,也许就是"华丰事情"的转折点.
  杜伟国想到这儿,仿佛看到黑夜的天际出现了一丝曙光,积郁在心底的那块阴霾一下子松软开来,慢慢扩散开去。
  “真好,真好啊!”杜伟国情不自禁的嘴里喃喃有词。
  在池边的吕琳边享受着温泉带来的舒感,一边不时的观察着杜伟国的表情,她知道刚才的那个电话,非同小可,看他刚才的表情,眉头一会儿紧蹙,一会儿展开,这会儿终于听到他嘴里发出来的声音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,于是攀着扶手,也走上岸来,站在杜伟国面前,柔声问道:“什么真好啊?”

  杜伟国闻言,抬头和吕琳四目相对,眼前的女人就象一株粉色的水莲,娇柔开放着,那湿湿的眼神看着自己,调皮中不失灵动,于是心下一热,把手伸向她,一把把她拉了上来。
  吕琳,随口而问道:“有什么好事啊?看你眉开眼笑的?”
  “好事,确实是好事!”
  “那说来听听?”
  杜伟国故作神秘道:“天机不可泄也,否则就不灵了!”

  吕琳知道他不想告诉自己,所以也不想打听了,于是小脸一唬,微皱眉头道:“算了,我也不想听!”
  杜伟国见美人生气了,伸手扭过她的下巴,看向自己,逗着她:“生气了?看看,小嘴撅得这么高,唉,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你们胡科的老公在看守所生病了,被送进医院的事。”
  吕琳听了,反问道:“生病你还这么开心?这是好事?”
  杜伟国听了哈哈大笑,点点她的小脑袋:“塞翁失马,焉知祸福?”
  吕琳明白,华丰进出口公司的事,在许城已经引起不小的反响,大街小巷都在流传着薛进曾经的辉煌和如今的惨淡,说得有鼻子有眼,天花乱坠,让人听了也忍不住长吁一口气:世事难料,天理难容!
  杜伟国和吕琳在江边时尚会馆温存缠绵之后,没过多长时间,吕琳就从钱美芬嘴里听到消息,说薛进被保外就医了。
  “保外就医?”钱美芬午休时间坐在吕琳办公室闲聊道,吕琳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,还是有些诧异,虽说自己先前有些预测和心理准备,没想到事情转机这么快,正如杜伟国所说:塞翁失马,焉知祸福。也许今天的祸就是明天的福,今天的福就是明天的祸呢?谁也说不准。
  钱美芬展示着刚修过的指甲,阴阳怪气道:“这人呀,只要平时关系网织得好,关键时刻就派上用场了!”
  吕琳明白她是指薛进的关系网厚实。
  “他不是有心脏病吗?从法律流程上来讲,是有这个规定的。”吕琳继续道。
  钱美芬看了一眼吕琳,嘴巴里嗤了一声:“以前怎么没有听说有病?保养那么好,明眼人都知道,就是玩的这一套,钻法律的空子!”
  钱美芬这人虽说平时有些张扬和庸俗,但她有时对有些事情还是看得挺透的,比如对薛进保外就医的事情的评价,吕琳思前想后,觉得说得不无道理。她知道不只钱美芬不待见这个胡洁,以及他的老公,有好多人估计私下里也恨得牙咬咬。
  “看来这胡洁的风水又转过来了,马上得过来上班了!”吕琳边说边观察着钱美芬的表情:“这个狐狸精不在,我们倒清爽了几天,看来回来又不得安宁了!”
  果然,正如她所料,钱美芬一听胡洁这两字,火气就上来了,她扔下指甲钳,有些不甘道:“她回来是可以,估计也得退居二线了!现在谁还买她的帐?她老公出了这么大的事,对她来讲也不是件光彩的事,即使出来,也不如以前风光了,还是待罪之身,没啥好神气的!”
  吕琳点点头:“有道理。”
  “你见过她老公?”吕琳有些好奇,周围关于薛进的民间的传说太多了。
  “见过,一年前和我老潘在一次酒局上遇到过,那派头神气得很。”钱美芬说道。
  “看胡洁那平时的作派就知道她老公的实力!”吕琳感叹道。
  钱美芬听了,撇撇嘴,讥讽道:“她在我们面前神气显摆,她不知道她老公早在外面有女人了,还当个真似的!”
  “啊?我也听说过,难道外面流传的是真的?”女人天性的八卦,让吕琳不得不想继续听下去。
  钱美芬看了一眼门边,然后低声道:“听说她老公和华丰公司的女财务经理好着呢,上次利用出差的机会带着这个女人去美国玩了一个多月呢!”

  “真有这事?那胡洁难道就不闹吗?表面上看不出来呀。一直在我们面前秀恩爱,她老公对她多好!”吕琳不解道。
  “这女人多精明啊,这种事只能打断牙齿和血吞,疼在心里!”钱美芬有些落井下石地笑起来。
  吕琳听了叹了口气,说到别人出轨,她又莫名的想到了自己,想到李强知道这件事后,是怎么感受?会不会也如胡洁一般,假装不知道,人前人身的照常生活,背地里却心如刀绞呢?
  薛进保外就医的消息传出,相关人员都在心里深吁一口气,一块石头终于掉了下来,杜伟国更是如此。
  “据可靠消息,华丰的薛总确实因心脏病突发,请求保外就医获准!”顾长林在杜伟国办公室汇报完这事,静静地观察着他的反应。
  杜伟国头也不抬,签完手中的文件,递给顾长林,沉静道:“看来这个胡洁不简单啊!”
  顾长林点了点头,薛进的老婆,他虽了解不多,但也是有所耳闻的,精明能干的一个女人,出了这种事,她肯定会尽全力去保老公了,但他见领导并无惊诧和特别欣喜,于是试探道:“市长,这事也来得太快了!”
  “自从你跟我说他心脏病突然发作,我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。”杜伟国两手交叉道。
  “还是市长英明,一眼看透其中的玄机!”顾长林赶紧恭维道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www.yi-see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