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见习秘书》
第9节

作者: 不平别雨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“哪能够,领导光临指导,我们应该热烈欢迎!”吕琳看出面前男人想调侃自己的意思,于是也不甘回了一句。
  “连看也不看我一眼,这算热烈欢迎?我看连欢迎也说不上吧!”
  “我最近心情不太好,可以有些放在脸上了,你就不要太挑理了!”这时的吕琳只有实话实说。
  杜伟国叹了口气:“看得出来你在这儿工作得不舒服,今天我就是来给徐益平提个醒的,让他知道有个分寸。”
  “你跟他说我的事?”
  “这还要明说嘛?刚才那些话就是说给他听的,大家都是聪明人,一点就通了,”杜伟国觉得吕琳在官场上虽然混了二三年,但却还没有领悟到为官之道,其中的微妙之处,在于能听,能悟,能干。
  吕琳一边沏着茶冲洗着茶具,一边问杜伟国:“你闻闻,这茶叶挺香的。”
  杜伟国闻过后,也大加赞赏:“不错,上好的铁观音。”

  “其实还是茶具好,你看这种瓷器的质地就比砂质的好,冲出的茶香。”吕琳翘起兰花指,拿起茶具说道。
  “为何?”
  “因为紫砂的容易吸引茶叶中的部分香气,所以不如瓷质的好。”吕琳解释道,说着泡好茶递给杜伟国:“你尝尝味道如何?”
  杜伟国轻抿一口,一股轻香马上萦在口腔里萦绕起来,他朝吕琳伸出大拇指:“嗯,香而不腻,清爽怡人。看来喝功夫茶的高手在这儿呢。”

  “市长谬赞了,这还是当时在学校时参加一个茶道培训班学的一点知识,跟领导可不能比了。”吕琳说道。
  “已经不错了,现在有多少人会花这个功夫在这个上面?”
  “是呀,象我吧,一下班回到家,就是做饭,洗衣,做家务,照顾孩子,哪儿有这个闲情呀!”吕琳感叹道。
  杜伟国呵呵一笑,他伸出大手握住吕琳的双手,低声道:“你知道,我忘不了你,现在晚上夜深人静时,都是你的影子,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
  “别这样,让人看见不好。”吕琳挣扎开来。
  杜伟国不屑地看了一眼门边说道:“没我答应,谁敢私自进来?”说着两只眼睛充满欲望地看着紧裹白衬衫的胸部:“你这衬衫挺合身的,穿起来还特有味。”
  吕琳身上女人特有的体香,象兴奋剂一样催熟着杜伟国的激情,正值壮年他,在这方面特别强烈,而他的老婆在几年前就过早地性冷淡,一门心思扑在家庭和自己花草培植上,所以家对于他来讲就象是旅馆,天一亮就出去,天黑了,很晚才回去。在吕琳之前也有不少女人对他抛媚眼,秀钟情,可是他从来没有感受到在身边这个女人身上所感受的悸动和迷恋。那些女人在他眼里都是些包着金银脂粉的俗物,而吕琳粉黛不施,衣着简单,却有着女人特有的味道,而她身上的那些小资情更调契合着他的胃口,让他着迷。

  毕竟是在别人的办公室,杜伟国还是得避讳着点,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欲望,端起茶具慢慢品着,然后仔细把玩着瓷具本身的光滑细致,感叹道:“这品茶就如同做官,藏着深奥的从政之道也。”
  “悉听教导!”吕琳端起来茶杯,喝了一口,歪着头,笑看着杜伟国。

  杜伟国见她秀美的卷发用蓝色发带束着,偏放在一边,十分的俏丽,再加上看他的眼神充满顽皮和崇拜,他长年奔波在官场上那颗疲倦的心,一下子轻松愉悦多了。
  “真调皮,象个孩子!”杜伟国用充满溺爱的眼神看了一眼吕琳,继续说道:“按照我几十年在官场上的经验和心得,官场就象这杯茶,有的人觉得淡而无味,对于官场的一切失去了斗志,随波逐流起来;有的人觉得浓香扑鼻,权力和欲望成了他们唯一追逐的目标和兴趣,最后被淹死;还有一种人,是真正的大智者,可以说上流的政客,深居简出,慢慢享受着奋斗的艰苦和枯燥平淡,但却是大局的控制者,最后终有所成,就象这泡茶,过程极其复杂和精细,但因为我们知道最后肯定会有一壶清香怡人的好茶,所以制茶人不会不满其复杂的工艺流程,而是十分享受它。”

  吕琳听了,慢慢的品味着杜伟国拿茶说的比喻,她觉得他说得十分中肯和有理,于是她故意反问道:“那杜市长属于哪种人呢?”
  杜伟国哈哈大笑:“哈哈,你说呢?”

  彼此心照不宣,吕琳没有再追问,而是自叹起来:“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块混官场的料?”
  杜伟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继续说道:“看得出来,你心思很浮躁,有句话说得好,既来之,则安之,既然你已经走进了官场这个大熔炉,就是命中注定要在里面熔化锻炼的,你是一块好铁,如果火候得当,会被锻成一块上好的钢的,相信自己,暂时的困难并不算什么。”
  “我会吗?”吕琳心里没底,她确实不知道自己会在这个“水深火热”的官场能走多远?
  “生活给你答案的,如果你热爱生活。”杜伟国一语双关,并没有直接给她肯定或否定的答案。
  “我现在发现你不是政客,而是一个颇具思想的哲学家。”吕琳捂着嘴偷笑道。

  “哈哈,小脑袋里装的什么,其实我就是一个平凡的人,有着七情六欲的普通男人,没有那么好,也没有那么复杂。”杜伟国伸出手握着她那光滑细致的小手,抚摸起来。
  就在这时,传来了几声敲门声,吕琳赶紧抽回手,坐正。
  “进来。”杜伟国端着茶杯,纹丝不动,威严的应了一声。
  徐益平走了进来,后面还跟着财务科科长胡洁。胡洁走到杜伟国身边,挤出一丝微笑:“杜市长,我有点事想请示你。”一边瞟了吕琳一眼,意思十分明了,她不是这个谈话内容的倾听者。

  吕琳立马明白了什么意思,赶紧站起身来,告辞道:“杜市长,徐主任,我先过去了。”说着就转身往门外走去。
  门在她的身后被关上。吕琳一下子觉得从天堂回到了人间,她慢慢的走进自己的办公室,把门关上。,坐在办公室里,吕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胡洁找杜伟国干什么?一向盛气凌人的胡大科长,黑着眼眶,脸上的绉纹多了不少,一点没有了往日的骄横和华贵,留下的只是一个有些落寞的老妇人模样.
  “杜市长你可得帮帮我家薛总啊!”胡洁一坐下就开始掉眼泪了,她拿着纸巾一边擦着眼睛,一边带着哭腔请求道。
  杜伟国眼里的胡洁,是一个出身富家,后又嫁与许城华丰化工进口出公司老总薛进的娇小姐,年近快退体的年纪保养得很好,要不是今天这样,他丝毫看不出她还有如此脆弱的一面。看她如此,一定是薛进遇到什么大问题了,于是他心一紧,身子前倾,问道:“胡科,你慢慢说,你家薛总出什么问题了?”
  坐在一边的徐益平也有些诧异,他瞪大了鱼泡眼,紧盯着自己的财务大臣,附和道:“胡科,你快讲讲,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“薛进他被公丨安丨局带走了……”
  “什么?”杜伟国听到这话,差点从沙发上站起来,他实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因为薛进在许成可是鼎鼎大名的明星企业家,每年的创汇和税收十分可观,是市里重点表彰的风云人物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www.yi-see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